\u003c/audio>\u003c/p>\u003cp>\u003cstrong>7810字8图,阅读大约需要10分钟。\u003c/strong>\u003c/p>\u003cp>\u003cstrong>欢迎朋友" />

RCEP背后的博弈

\u003cp>\n \u003caudio src="http://res.wx.qq.com/voice/getvoice?mediaid=MzU5MDQxNTY1M18yMjQ3NDk1NDYx">\u003c/audio>\u003c/p>\u003cp>\u003cstrong>7810字8图,阅读大约需要10分钟。\u003c/strong>\u003c/p>\u003cp>\u003cstrong>欢迎朋友圈与微信群转发,\u003c/strong>\u003cstrong>平台转载请查看主页“联系我们”。\u003c/strong>\u003c/p>\u003cp>上一篇文章被吞了,找专业人士请教了一下,可能是亚洲水塔的章节有点敏感,好吧,今天我们就专门讲一讲\u003cstrong>RCEP背后的博弈。\u003c/strong>\u003c/p>\u003cp class="textAlignCenter">\u003cstrong>1 RCEP的内涵\u003c/strong>\u003c/p>\u003cp>RCEP全名为\u003cstrong>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u003c/strong>——这个名字听起来有点拗口,说白一点,这就是一个\u003cstrong>西太平洋地区的自由贸易协议。\u003c/strong>\u003c/p>\u003cp>所谓自由贸易协议就是在\u003cstrong>协议国之间货物与服务贸易没有关税\u003c/strong>,也没有人为设置的各种贸易壁垒,让人员与货物可以自由地流通。\u003c/p>\u003cp>\u003cstrong>自由贸易协议是WTO的升级版,也是全球化趋势的一种必然。\u003c/strong>\u003c/p>\u003cp>为什么?\u003c/p>\u003cp>原因很简单,全球掌握现代制造业的国家大多只有几千万—1个亿的人口基数,这样的人口基数没法搞一个完整的工业体系。\u003c/p>\u003cp>\u003cstrong>所以99%的国家都遵循比较优势的原则,根据自己的特点发展少数几个优势产业\u003c/strong>,从而在全球化分工体系中获得自己的收益。\u003c/p>\u003cp>随着科技的发展,全球产业链的分工变得越来越细,\u003cstrong>让全球贸易也发生了深刻的变化。\u003c/strong>\u003c/p>\u003cp>30年前,国际贸易中有70%是成品贸易,中间品(零部件、原材料)贸易只占30%,\u003cstrong>当时的贸易主流是一个国家完成一个商品的完整制造,然后卖到另一个国家。\u003c/strong>\u003c/p>\u003cp>到了2010年全球成品贸易份额降到40%,2018年成品贸易份额再次降到30%,\u003cstrong>70%的国际贸易都是中间品贸易\u003c/strong>。\u003c/p>\u003cp>也就是说,现在的主流已经不再是一个国家完成一个成品的全部制造然后销售到另一个国家,而是几个甚至几十个国家,几百个企业,生产上千个零部件,最后在某个国家完成组装,再销往全世界。\u003c/p>\u003cp>比较典型的例子就是\u003cstrong>苹果手机\u003c/strong>。苹果手机在全球有几百个供应商,这些供应商分布在几十个国家,供应商生产的零部件汇集到中国组装成苹果手机,再销往全世界。\u003c/p>\u003cp>所以,\u003cstrong>现在的产业链远比过去更为复杂\u003c/strong>,也同时牵扯复杂的货物流转过程。\u003c/p>\u003cp>货物在不同国家流转就涉及到关税的问题,流转国家越多就会缴纳更多的关税,从而让产品的成本大幅度上升。\u003c/p>\u003cp>马克思有句名言,\u003cstrong>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u003c/strong>\u003c/p>\u003cp>产业分工越来越细,但是不同国家的关税壁垒却成为产业分工发展最大的障碍,在这种情况下,各国之间缔结自由贸易协议,\u003cstrong>清除货物流通的关税(以及非关税)壁垒就成为一种必然。\u003c/strong>\u003c/p>\u003cp>\u003cstrong>\u003cimg src="https://x0.ifengimg.com/res/2020/1EC11BFD9BFC9E1D799C08ECD4F13FEAB1B93A4B_size122_w1080_h617.jpeg" />\u003c/strong>\u003c/p>\u003cp>道理是这个道理,但是\u003cstrong>不同国家有自己的具体情况\u003c/strong>,有些国家制造业很强,要求清除关税壁垒的呼声就很高,有些国家制造业基础很差,它们更希望通过关税壁垒来发展自己的自主产业。\u003c/p>\u003cp>在这种情况下,要在WTO框架下一劳永逸地解决全球所有国家关税壁垒的问题暂时不大现实。所以,\u003cstrong>有些条件成熟的国家就提前小范围地缔结自由贸易协议。\u003c/strong>\u003c/p>\u003cp>比如欧盟就在成员国之间实现了自由贸易;\u003c/p>\u003cp>北美三国加拿大、美国、墨西哥也缔结了自由贸易协议;\u003c/p>\u003cp>亚洲的东盟与中国也缔结了自由贸易协议,中国与韩国也缔结了自由贸易协议等等。\u003c/p>\u003cp>但是这种\u003cstrong>小范围缔结的自由贸易协议并不能完全解决复杂产业链分工的问题,\u003c/strong>因为不同国家之间的自由贸易协议标准多少有一定的区别,同一个商品在不同自贸区流通还是有障碍。\u003c/p>\u003cp>举个例子,一家越南公司的产品可能符合东盟+日本的协议标准,但是有可能不符合东盟+韩国的协议标准,这就意味着同样的商品出口日本没有问题,要出口韩国就要更换不同的零部件。\u003c/p>\u003cp>所以,\u003cstrong>将不同的小范围自由贸易协议进行合并整合,才能解决更大范围内商品自由流动的问题。\u003c/strong>\u003c/p>\u003cp>特别是对于中国这个全球性的制造业大国而言——我们有全球最齐全的产业链,\u003cstrong>将自由贸易圈做大就是非常紧迫的任务。\u003c/strong>\u003c/p>\u003cp>然而,全球性经济问题往往就要牵扯复杂的\u003cstrong>地缘政治\u003c/strong>的问题,如果中国将自由贸易圈做大就意味着中国整合产业链能力变强,中国制造业大国地位将难以撼动,\u003cstrong>这是有些国家不愿看到的。\u003c/strong>\u003c/p>\u003cp class="textAlignCenter">\u003cstrong>2 TPP与RCEP的博弈\u003c/strong>\u003c/p>\u003cp>所以,在亚洲自由贸易协议的问题上中国与某些国家展开了一系列复杂的博弈。\u003c/p>\u003cp>2005年5月28日,文莱、智利、新西兰、新加坡四国协议发起跨太平洋伙伴关系,该协议目标就是让这四个国家成为自由贸易区。\u003c/p>\u003cp>本来这只是几个小国搞的TPP协议,却让美国看到机会——\u003cstrong>一个独立于WTO框架之外,另起炉灶孤立与遏制中国的机会。\u003c/strong>\u003c/p>\u003cp>2008年奥巴马当选美国总统之后立刻宣布加入TPP谈判,在美国的推动下,这个TPP圈层迅速膨胀起来,到2013年日本宣布加入TPP谈判时,\u003cstrong>TPP协议国已经增长到12个\u003c/strong>——\u003c/p>\u003cp>包括澳大利亚、文莱、加拿大、智利、日本、马来西亚、墨西哥、新西兰、秘鲁、新加坡、美国和越南。\u003c/p>\u003cp>就在TPP渐成气候的时候,\u003cstrong>2012年东盟针锋相对提出RCEP协定,\u003c/strong>以东盟10国为基础,邀请中国、日本、韩国参加这个协定。\u003c/p>\u003cp>我们比较一下TPP协议与RCEP协定涉及的国家。\u003c/p>\u003cp>\u003cimg class="empty_bg" data-lazyload="https://x0.ifengimg.com/res/2020/4BD022158AFCB48F89EF225F56DF01144E501139_size124_w1080_h571.png" src="data:image/gif;base64,R0lGODlhAQABAIAAAP" style="background-color:#f2f2f2;padding-top:52.87037037037037%;" />\u003c/p>\u003cp class="textAlignCenter">TPP协议与RCEP协定涉及的国家\u003c/p>\u003cp>在全球其他地区各国搞的自贸协议圈子都是互不干扰,\u003cstrong>唯独在亚洲出现两个协议(TPP与RCEP)其成员国大部分都出现重叠。\u003c/strong>\u003c/p>\u003cp>这两个圈子除了重叠的国家之外,还有一点最大的区别就是\u003cstrong>TPP协议没有中国,RCEP协定没有美国。\u003c/strong>\u003c/p>\u003cp>说起来很有意思,TPP不是美国首先提出来的,RCEP也不是中国率先发起的倡议,但是TPP与RCEP偏偏就成为中美较劲的焦点——这就有点江湖逻辑的味道,\u003cstrong>老大都躲在幕后,让小弟出头来那啥。\u003c/strong>\u003c/p>\u003cp>两个圈子颇有两军对垒的阵势,不但有核心领军国家(一个中国一个美国),还有自己的基本盘。\u003c/p>\u003cp>\u003cstrong>美国的基本盘是美洲国家,\u003c/strong>那是美国的后院,没有美国点头,这些国家绝不可能参加RCEP;\u003cstrong>亚洲的基本盘是东盟,\u003c/strong>没有某国点头,东盟也绝不可能参加TPP。\u003c/p>\u003cp>\u003cstrong>两军对垒争夺的焦点其实就是韩国与日本,\u003c/strong>澳大利亚与新西兰则另有意味。\u003c/p>\u003cp>但是有一说一,纯粹从经济的角度来看,\u003cstrong>TPP相对RCEP有点成色不足。\u003c/strong>\u003c/p>\u003cp>为什么?\u003c/p>\u003cp>原因很简单,一个包容十几个国家的自由贸易协议一旦签订,某种意义就是在这些国家形成\u003cstrong>区域经济的内循环\u003c/strong>。TPP协议别看有多个发达国家参与,\u003cstrong>但要\u003c/strong>\u003cstrong>形成经济内循环的制造能力就是明显的短板。\u003c/strong>\u003c/p>\u003cp>日韩是高端制造业,越南只掌握少数低端制造业,美国制造业也是集中在少数高端领域,如果要构建TPP区域内经济内循环——\u003cstrong>谁也没办法解决涉及民生领域的大量中低端制造业。\u003c/strong>\u003c/p>\u003cp>\u003cstrong>这就是强行要把中国排斥在外的恶果!\u003c/strong>\u003c/p>\u003cp>所以,美国出于地缘政治遏制中国的需要——拉拢一大票亚洲国家单独建群孤立中国,就不得不在经济层面对TPP成员国进行让利。\u003c/p>\u003cp>\u003cstrong>这个让利就是美国向TPP成员国全面开放自己的国内市场\u003c/strong>——当时全球最大的消费市场。\u003c/p>\u003cp>所以,虽然RCEP协定其经济结构更为合理(这个我们后面来谈),但是当时中国无论是政治、经济、军事等实力都远逊于美国,最后在这一轮TPP与RCEP竞争中落了下风。\u003c/p>\u003cp>2016年2月4日,在新西兰奥克兰,TPP12个成员国代表正式签署《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u003c/p>\u003cp>按:本来韩国也在2012年参与了TPP协议谈判,但是韩国经济对中国依赖很深,所以,最后韩国没有参与TPP协议的签署。\u003c/p>\u003cp class="textAlignCenter">\u003cstrong>3 川普的报复\u003c/strong>\u003c/p>\u003cp>但是,\u003cstrong>天有不测风云。\u003c/strong>\u003c/p>\u003cp>2016年美国大选,川普出人意料地逆袭成为总统。\u003c/p>\u003cp>2017年1月20日,\u003cstrong>川普上任第一件事就是退出了TPP协议!\u003c/strong>\u003c/p>\u003cp>川普这个决定对于东方某大国简直是喜大普奔啊!\u003c/p>\u003cp>川普为啥要废掉这个TPP协议?两个原因。\u003c/p>\u003cp>一个是川普对奥巴马有很深的恨意,\u003cstrong>这种恨意完全可以用怨气冲天来描述。\u003c/strong>\u003c/p>\u003cp>简单讲讲川普与奥巴马的狗血往事。\u003c/p>\u003cp>对于美国政坛而言,川普就是一个贸然闯入美国顶级圈层的不速之客。\u003c/p>\u003cp>2011年川普宣布竞选美国总统,这个决定对于美国精英阶层而言简直就是一个笑话。\u003c/p>\u003cp>\u003cstrong>美国总统是当今全球最有权势的职位,这个职位也长期被美国最顶级的政治家族所控制。\u003c/strong>\u003c/p>\u003cp>川普算什么?就算川普家族有几十亿美元的资产,在美国顶级家族看来,也就是一般有钱人而已,你有什么资格去竞争美国总统?\u003c/p>\u003cp>2011年在一次大型聚会上,时任总统的奥巴马与主持人梅耶斯当着美国各界名流上千人的面,羞辱了川普近3分钟。奥巴马在现场特地播放了一张PS过的“川普白宫度假胜地和赌场的图片”。\u003c/p>\u003cp>\u003cimg class="empty_bg" data-lazyload="https://x0.ifengimg.com/res/2020/2E0931BEAE52D48CAFC6935DBCE9F4F061E6402C_size42_w600_h440.jpeg" src="data:image/gif;base64,R0lGODlhAQABAIAAAP" style="background-color:#f2f2f2;padding-top:73.33333333333333%;" />\u003c/p>\u003cp>奥巴马播放的图片\u003c/p>\u003cp>镶金的柱子是嘲弄川普的审美很低级,比基尼美女暗示如果川普当选总统将在白宫提供色情服务。\u003c/p>\u003cp>这简直就是赤裸裸地质问:\u003cstrong>川普,你也配当美国总统?\u003c/strong>\u003c/p>\u003cp>所有人都在疯狂大笑而川普只在那里静静地坐着,一言不发,\u003cstrong>但是涨得通红的脸色出卖了他当时真实的心情。\u003c/strong>\u003c/p>\u003cp>\u003cimg class="empty_bg" data-lazyload="https://x0.ifengimg.com/res/2020/309FF14D7034841F2E1E6677042F4B6B7DF89AE9_size27_w600_h335.jpeg" src="data:image/gif;base64,R0lGODlhAQABAIAAAP" style="background-color:#f2f2f2;padding-top:55.833333333333336%;" />\u003c/p>\u003cp class="textAlignCenter">川普的表情\u003c/p>\u003cp>后来在美国精英阶层集会中,奥巴马还多次公开侮辱过川普。\u003c/p>\u003cp class="textAlignCenter">奥巴马羞辱川普的演讲\u003c/p>\u003cp>现在,我们设身处地站在川普的立场想一想,假如你是川普,过去几十年在美国也算是一个成功的商人,拥有数十亿美元的财富,然而,仅仅是竞选总统就被奥巴马公开反复羞辱,你的心里会有何想法?\u003c/p>\u003cp>\u003cstrong>有朝一日,我一定要报仇!\u003c/strong>\u003c/p>\u003cp>对,任何人站在川普的立场都只能是这种情绪。\u003c/p>\u003cp>那么,川普怎么报复奥巴马?\u003c/p>\u003cp>很简单,\u003cstrong>将奥巴马在任时所有政治成果全部废掉!\u003c/strong>让奥巴马干了8年总统不留下任何痕迹——\u003cstrong>如同根本没有当过总统一样。\u003c/strong>\u003c/p>\u003cp>这就是最好的报复!\u003c/p>\u003cp>\u003cstrong>首当其冲就是这个TPP协议!\u003c/strong>这是奥巴马历经两任总统任期,整整花了8年耗费了无数心血才敲定的经济合作协议——\u003c/p>\u003cp>说是奥巴马的心头肉也毫不为过,现在川普一上台就废掉了奥巴马这块心头肉,\u003cstrong>我是川普也会觉得很爽。\u003c/strong>\u003c/p>\u003cp>不仅是TPP协议还有伊朗核协议、医保改革案等等奥巴马政治遗产统统都被川普清除得干干净净,不仅如此,川普还在公开场合利用一切机会对奥巴马进行嘲弄与挖苦,把奥巴马任上说得一无是处。\u003c/p>\u003cp>至于TPP协议围堵中国的目的,川普更是不屑一顾——要打压中国,美国直接动手就行了,干嘛要通过让利来拉拢一票国家去遏制中国?\u003c/p>\u003cp>\u003cstrong>脱了裤子放屁,多此一举嘛!\u003c/strong>\u003c/p>\u003cp>按:今年美国大选,沉寂多年的奥巴马突然跳出来高调支持拜登,不仅如此,在大选前关键时期,奥巴马以前总统的身份还一个州一个州巡回演讲为拜登助选,甚至还亲自给选民打电话拉票——比正主拜登还积极,不知道内情的人还以为是奥巴马在竞选总统。\u003c/p>\u003cp>奥巴马为啥肯花这么大的力气为拜登助选?\u003c/p>\u003cp>这是要出一口被川普骂了4年的怨气啊!\u003c/p>\u003cp class="textAlignCenter">\u003cstrong>4 日本的算盘\u003c/strong>\u003c/p>\u003cp>\u003cstrong>川普这个决定对于日本则是晴天霹雳。\u003c/strong>\u003c/p>\u003cp>本来日本是最热衷于推动TPP协议落地的。原因很简单,在TPP协议中,日本经济总量第二,基本可以傲视除美国以外的其他成员国,\u003cstrong>在协议内天然就是二把手的角色。\u003c/strong>\u003c/p>\u003cp>不仅如此,TPP协议包含美洲与亚洲两个大洲12个国家,美洲太远日本管不到,\u003cstrong>但在亚洲成员国中,日本就是举足轻重的领袖角色。\u003c/strong>\u003c/p>\u003cp>\u003cimg class="empty_bg" data-lazyload="https://x0.ifengimg.com/res/2020/85FD510D12F3C4ECD0904CF0C954621D708F8C21_size150_w1080_h720.jpeg" src="data:image/gif;base64,R0lGODlhAQABAIAAAP" style="background-color:#f2f2f2;padding-top:66.66666666666666%;" />\u003c/p>\u003cp class="textAlignCenter">日本东京\u003c/p>\u003cp>打一个不大恰当的比方,如果我们把TPP协议比喻成一个黑社会组织,这个协议一旦落地,\u003cstrong>日本就是社团二把手兼亚洲分舵舵主的角色。\u003c/strong>\u003c/p>\u003cp>二战之后,随着经济实力的膨胀,日本在亚洲有一个\u003cstrong>雁行模式\u003c/strong>的构想——日本就是亚洲的头雁,领导亚洲其他国家一起飞翔前进。\u003c/p>\u003cp>但是,随着中国经济高速增长,日本这个雁行模式的美梦逐渐破灭。现在有这么一个TPP协议的机会,有美国加持,日本又重新做起了这个美梦。\u003c/p>\u003cp>\u003cstrong>川普退出TPP,对于日本就是美梦再一次破灭。\u003c/strong>\u003c/p>\u003cp>安倍为此专门跑到美国苦苦哀求,但是川普根本不为所动。没办法,日本拉拢原来TPP协议国的亚洲国家搞了一个CPTPP——相当于一个没有美国的缩小版的TPP。\u003c/p>\u003cp>但是,\u003cstrong>这样缩小版的TPP协议后面没有大国主导,既成不了气候,也对中国形不成威胁。\u003c/strong>\u003c/p>\u003cp>川普执政4年不仅否掉了TPP协议,而且各种花式耍赖的行为也让日本心灰意冷,彻底断了重拾TPP的念头——\u003c/p>\u003cp>原因很简单,川普背信弃义撕毁各种国际协议的行为实在是开了一个很恶劣的先例——\u003cstrong>只要后任总统政见与前任不合,美国对外缔结的协议是可以随时撕毁的!\u003c/strong>\u003c/p>\u003cp>所以,2018年之后,日本突然对RCEP协定变得积极起来!\u003c/p>\u003cp>日本这个态度的变化除了川普的因素,还有一个更为重要的原因——\u003cstrong>中国实力发展太快了!\u003c/strong>\u003c/p>\u003cp>2012年中国GDP总量是53万亿人民币,2016年是74万亿人民币,到了2019年已经接近100万亿!\u003c/p>\u003cp>8年时间翻了一倍,虽然按照美元计算与美国还有一定的差距,但是美国GDP其实有点虚胖,美国GDP80%集中在第三产业,其中虚拟经济占比很大。\u003c/p>\u003cp>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数据,\u003cstrong>如果按照购买力平价计算,中国GDP在2014年已经与美国相等\u003c/strong>,到2019年,按照购买力平价计算,中国GDP大致是美国的130%,\u003cstrong>即使按照美元计算,2019年中国国内消费总额也超过了美国。\u003c/strong>\u003c/p>\u003cp>最近几年中国实力的增长可能一般人没啥感觉,但是周边其它国家都看得很明白。\u003c/p>\u003cp>以新加坡为例,这个国家虽然以华人为主,与中国也算得上同文同种,但是过去一贯充当美国反华急先锋的打手,\u003cstrong>这一两年对中国的态度也悄悄发生着变化。\u003c/strong>\u003c/p>\u003cp>让我们来对比看看新加坡总理李显龙这几年言论的变化。\u003c/p>\u003cp>\u003cstrong>2013年李显龙:\u003c/strong> 中国应该通过行动和自我克制展示本身并无恶意,可以消除其他国家的疑虑。\u003c/p>\u003cp>\u003cstrong>2016年李显龙:\u003c/strong> 亚洲国家都希望由美国来领导,而不是中国。\u003c/p>\u003cp>\u003cstrong>2019年李显龙:\u003c/strong> 中国崛起不可阻挡,美国必须接受。\u003c/p>\u003cp>\u003cstrong>2020年李显龙:\u003c/strong>没有多少国家愿意加入没有中国的联盟。\u003c/p>\u003cp>\u003cstrong>李显龙言论变化的背后就是中国实力的快速崛起。\u003c/strong>这个趋势新加坡能看到,日本当然也能看到,这就是2018年日本突然对RCEP协定变得积极起来的根本原因——\u003cstrong>加入RCEP协定对于日本变得越来越有吸引力。\u003c/strong>\u003c/p>\u003cp>按:这里要特别提一句——感谢川普,不但废掉TPP,还为RCEP协定争取了4年的时间。\u003c/p>\u003cp>但是,日本加入RCEP协定也有自己的小算盘。\u003c/p>\u003cp>本来RCEP协定是东盟发起的,只邀请了中日韩三国参加,但是日本加入RCEP协定谈判后坚决要求把\u003cstrong>印度、澳大利亚、新西兰\u003c/strong>也拉进来。\u003c/p>\u003cp>为什么?\u003c/p>\u003cp>因为按照原来RCEP协定成员国的构架,中国块头实在太大,不仅经济总量超过其余国家的总和,而且人口也要超过其余成员国的总和。\u003c/p>\u003cp>\u003cstrong>日本担心东盟+中日韩的构架变成中国一言堂。\u003c/strong>所以一方面把印度拉进来从人口数量上平衡一下中国影响力,把政治制度相近也同样是发达国家的澳大利亚、新西兰拉进来,让自己不至于形影孤单。\u003c/p>\u003cp>对于日本的小算盘,中国显示了包容的态度——现在的中国已经不是昔日阿蒙,作为全球性制造业大国,\u003cstrong>我们最希望的就是自由贸易圈越大越好。\u003c/strong>\u003c/p>\u003cp>给大家看两张图。\u003c/p>\u003cp>\u003cimg class="empty_bg" data-lazyload="https://x0.ifengimg.com/res/2020/F62C434EC5CCD8152E5A98755ABDAE36E7252D01_size455_w640_h932.png" src="data:image/gif;base64,R0lGODlhAQABAIAAAP" style="background-color:#f2f2f2;padding-top:145.625%;" />\u003c/p>\u003cp>现在中国已经是全球除北美地区以外最大的贸易供应国,中国商品畅销全球——\u003cstrong>所以自由贸易范围越大,对中国就越有利!\u003c/strong>\u003c/p>\u003cp>这个世界实力才是决定性因素,\u003cstrong>在绝对工业实力面前,日本那点小算盘对于中国而言确实是不值一提。\u003c/strong>\u003c/p>\u003cp class="textAlignCenter">\u003cstrong>5 \u003c/strong>\u003cstrong>印度的条件\u003c/strong>\u003c/p>\u003cp>日本拼命想拉印度入群,但是印度却很纠结。\u003c/p>\u003cp>\u003cstrong>印度这个国家心气很高,但是工业实力却稀疏平常。\u003c/strong>按道理,加入RCEP协定对于亚洲国家是大势所趋,否则就一定会边缘化,但是印度情况却有点尴尬。\u003c/p>\u003cp>我们前面说过,RCEP协定是一个\u003cstrong>经济结构非常合理\u003c/strong>的自由贸易区方案,原因是各个成员国\u003cstrong>经济结构的互补性非常强\u003c/strong>——\u003c/p>\u003cp>比如,\u003cstrong>对于制造业比较发达的中日韩而言,\u003c/strong>通过RCEP协定可以扩大在成员国的销售市场,中国作为主要工业产品最后的集成方通过RCEP协定可以大幅度降低产业链的流通成本,从而让我们的工业产品更具竞争力。\u003c/p>\u003cp>\u003cstrong>对于澳大利亚与新西兰而言,\u003c/strong>其经济主要以卖资源为主(包括农业产品与矿产),加入RCEP协定,可以扩大其对成员国的资源销售,这两个国家本来就需要进口工业品,所以开放国内市场也不算损失。\u003c/p>\u003cp>\u003cstrong>对于东盟这些发展中国家而言,\u003c/strong>加入RCEP协定不但可以扩大其低端制造业在成员国的销售,更为重要的是,它们还可以承接中日韩低端制造业的转移,从而提高其在低端制造业的实力。\u003c/p>\u003cp>那么,印度加入RCEP协定能图个啥?\u003c/p>\u003cp>\u003cimg class="empty_bg" data-lazyload="https://x0.ifengimg.com/res/2020/12B772028A8B7111CC451978CFEC6C418ECB6812_size66_w1080_h717.jpeg" src="data:image/gif;base64,R0lGODlhAQABAIAAAP" style="background-color:#f2f2f2;padding-top:66.38888888888889%;" />\u003c/p>\u003cp>\u003cstrong>论制造业,印度完全被中日韩碾压,\u003c/strong>一旦加入RCEP协定打开国门,几乎可以肯定其国内脆弱的制造业将被中国冲击得渣都不剩,\u003cstrong>农业市场又要面临澳大利亚与新西兰的冲击\u003c/strong>,印度也就是服务贸易有点优势,但是服务贸易所得很难弥补工业与农业的损失。\u003c/p>\u003cp>所以,2014年印度在日本撺掇下虽然终于同意参加RCEP协定的谈判,但是一开始就狮子大开口提出很苛刻的条件——所有成员国对印度80%—90%的商品关税减免,印度则只给其他成员国40%商品关税减免。\u003c/p>\u003cp>\u003cstrong>这个条件当然谁也不可能答应。\u003c/strong>\u003c/p>\u003cp>就这样一直磨了几年,直到2019年,印度终于同意给与除中日韩三国其它成员国80%的商品关税减免,\u003cstrong>但是对于制造业最强的中日韩三国依然要求区别对待\u003c/strong>,最后印度的方案是——\u003c/p>\u003cp>1.其它成员国给印度90%商品关税减免,印度给80%商品关税减免;\u003c/p>\u003cp>2.日韩给印度80%商品关税减免,印度给日韩65%商品关税减免;\u003c/p>\u003cp>3.中国给印度65%商品关税减免,印度给中国42%商品关税减免。\u003c/p>\u003cp>大家看看,这就是印度外交的基本风格——\u003cstrong>总是理直气壮地要求其他国家单方面让步。\u003c/strong>\u003c/p>\u003cp>凭什么?\u003c/p>\u003cp>最后印度的要求没有获得RCEP协定成员国的同意,于是印度在去年“愤然”宣布退出RCEP协定。\u003c/p>\u003cp>好吧,\u003cstrong>就让印度关上门自娱自乐去做一个有声有色的大国吧。\u003c/strong>\u003c/p>\u003cp class="textAlignCenter">\u003cstrong>6\u003c/strong>\u003cstrong> 亚细亚的孤儿\u003c/strong>\u003c/p>\u003cp>RCEP协定还有一个特点,西太平洋几乎所有的国家都加入了,只有一个地区是例外——\u003cstrong>这就是中国台湾省。\u003c/strong>\u003c/p>\u003cp>\u003cimg class="empty_bg" data-lazyload="https://x0.ifengimg.com/res/2020/54DC8126E555FB94596442650162B0C07C3F5806_size77_w1080_h608.jpeg" src="data:image/gif;base64,R0lGODlhAQABAIAAAP" style="background-color:#f2f2f2;padding-top:56.2962962962963%;" />\u003c/p>\u003cp>台北夜景\u003c/p>\u003cp>在RCEP协定的区域内,台湾省孤悬在外,如同一个亚细亚的孤儿。\u003c/p>\u003cp>这种感觉,呃,\u003cstrong>我个人觉得挺好。\u003c/strong>\u003c/p>\u003cp>印度退出RCEP协定,虽然有点被亚洲贸易圈边缘化的感觉,但是印度好歹有13亿人口,关上门搞搞内循环也不至于日子过不下去。\u003c/p>\u003cp>但是台湾省只有2300万人口,如果对外贸易萎缩,\u003cstrong>内循环是绝对撑不起台湾省经济的。\u003c/strong>\u003c/p>\u003cp>台湾省与RCEP成员国之间的贸易占贸易总量的60%,投资额占对外投资总额的65%。现在RCEP协定落地,西太平洋各国早晚会形成一个庞大的自贸区,孤悬在RCEP自贸区之外的台湾省怎么办?\u003c/p>\u003cp>\u003cstrong>偏偏台湾省产业与日韩重合度非常高\u003c/strong>,日韩产品未来在RCEP自贸区内可以0关税自由流通,台湾省的产品则要面对RCEP成员国高昂的关税壁垒,台湾省的传统产业——\u003cstrong>包括机械、石化、汽车零部件、食品加工、农产品将面临极大的困境。\u003c/strong>\u003c/p>\u003cp>未来台湾省这些产业就算要转移到RCEP成员国,也要面临相比成员国资本更高的投资门槛。\u003c/p>\u003cp>所以,随着RCEP协定落地与实施,台湾省经济基本就是一条不归路——额,不对,台湾省还有一条光明的道路,\u003cstrong>这就是回归祖国,然后就自动加入了RCEP协定。\u003c/strong>\u003c/p>\u003cp>这是台湾省唯一之路。\u003c/p>\u003cp>我个人觉得让台湾省穷一点也不算什么坏事,\u003cstrong>至少未来两岸统一,台湾居民心态才能摆正一点。\u003c/strong>\u003c/p>\u003cp class="textAlignCenter">\u003cstrong>7\u003c/strong>\u003cstrong> 祝福明天\u003c/strong>\u003c/p>\u003cp>以上就是RCEP签订前后的博弈过程。\u003c/p>\u003cp>从东盟提出RCEP,到最后RCEP签署,\u003cstrong>整整经历了8年时间,在这个过程中经历了无数的波折,\u003c/strong>特别是TPP与RCEP的较劲的那几年,美国用各种下三滥的手段阻扰RCEP协定,阻扰中日韩自贸区的谈判。\u003c/p>\u003cp>在那几年里,\u003cstrong>每到中日韩自贸区谈判以及RCEP协定谈判的关键时刻,总会发生一些莫名其妙的事件\u003c/strong>,比如推动协议的日韩高官突然离奇死亡,比如日韩突然爆发慰安妇事件,比如中国香港某些人士突然去登陆钓鱼岛等等。\u003c/p>\u003cp>但是在2018年之后,RCEP协定谈判总体比较顺利,2019年RCEP成员国基本达成协议,2020年11月16日终于签署这个来之不易的协议,在这两年里没有出现幺蛾子事件——\u003c/p>\u003cp>原因有两个,一个是\u003cstrong>川普的执政理念有很明显的孤立保守主义特征\u003c/strong>,对于其他国家抱团建群的行为很少干预,另一方面我觉得更为重要的是——\u003cstrong>美国这两年实力衰退得很厉害\u003c/strong>,在外交领域或者是口惠不实的嘴炮,或者就是经济讹诈,在国际上的影响力急剧下降。\u003c/p>\u003cp>未来拜登执政,虽然在外交理念上可能有较大的变化,但是美国现在国内经济就是一个超级烂摊子,\u003cstrong>要修复经济还有一个漫长的过程,\u003c/strong>在美国经济复苏之前我很怀疑拜登能拿出多少糖果来笼络盟友,形成新一轮对中国的战略围堵。\u003c/p>\u003cp>所以,\u003cstrong>祝福RCEP协定!祝福中国明天!\u003c/strong>\u003c/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