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003c/p>\u003cp>\u003cstrong>一\u003c/strong>\u003c/p>\u003cp>中国武术的祛魅运动滥觞于短视频时代。" />

平民马保国,不被保护,那就赚点钱吧!

\u003cp>\u003cimg src="https://x0.ifengimg.com/res/2020/2183005DBBA731B30B60BA078A8992BF4DB4742E_size2614_w400_h224.gif" />\u003c/p>\u003cp>\u003cstrong>一\u003c/strong>\u003c/p>\u003cp>中国武术的祛魅运动滥觞于短视频时代。\u003c/p>\u003cp>轻功、点穴、四两拨千斤等违背牛顿三大定律的神技都经不起一帧帧画面的检测。\u003c/p>\u003cp>过往,中国武术是中国文学的一个流派,所有的力用来透了纸背,再占据人们的心智。\u003c/p>\u003cp>中国武术实战不行,这是一种伟大的启蒙。\u003c/p>\u003cp>\u003cstrong>二\u003c/strong>\u003c/p>\u003cp>偶像的黄昏、神权的倒塌、权威的破败,是人们的三大嗨点。\u003c/p>\u003cp>总是要找上一个对象,踩上一脚,宣示与旧时代的诀别。\u003c/p>\u003cp>势头不对,武林大师或缄默,或归隐,只有马保国是那个不肯剪辫子的人。\u003c/p>\u003cp>在全民缺素材的当下,网民如同秃鹫发现了埃塞俄比亚荒地上的饿殍,开始啃食马保国。\u003c/p>\u003cp>\u003cstrong>三\u003c/strong>\u003c/p>\u003cp>马保国,但国不保马。\u003c/p>\u003cp>马保国一介平民,只有躺平任嘲的份。\u003c/p>\u003cp>马保国说自己遭遇了网暴。\u003c/p>\u003cp>算不算「网暴」?\u003c/p>\u003cp>如果你化身马保国,看到自己的相貌、话语被用于各种二次创作的视频中(其中不乏恶搞),会感到不安与难过,那就是「网暴」。\u003c/p>\u003cp>没人保护马保国,没人忌惮马保国,因为他是「大师」,但没有身份。\u003c/p>\u003cp>今年,7月9日,武协发布了《关于加强行业自律弘扬武术文化的倡议书》,这份倡议书中明确写道:支持武术习练者通过《中国武术段位制》评价武术修为,并对武术发展做出突出贡献者授予荣誉段位。不得自封「大师」、「掌门」、「正宗」、「嫡传」。\u003c/p>\u003cp>「大师」是需要组织授权的,组织不会保护自封的「大师」。「浑元形意太极门掌门人」的称号,较真起来,取缔也不在话下。\u003c/p>\u003cp>所以,我们看到的到底是什么?\u003c/p>\u003cp>是一位没有进入主流话语体系的「野大师」,被更乡野的网络文化肆意解构与嘲讽。\u003c/p>\u003cp>是人们以为打倒了一名武林名宿,却最终发现是平民与平民之间的摩擦。\u003c/p>\u003cp>是一位在小圈子里被徒子徒孙舔到高潮的老人,一入江湖便化虫。\u003c/p>\u003cp>\u003cstrong>四\u003c/strong>\u003c/p>\u003cp>在江湖是不够的,还得在组织。\u003c/p>\u003cp>组织会提醒你:\u003c/p>\u003cp>德高望重勿下场、著书立说传帮带,遇事先找圈里人,没事别惹愣头青,一拳一脚有记录,关起门来最神秘。\u003c/p>\u003cp>被打假的都是「野大师」,可曾听闻经认证的「掌门」被网友按在地下摩擦?\u003c/p>\u003cp>他们没那个胆,也就欺负欺负马保国罢了。\u003c/p>\u003cp>\u003cstrong>五\u003c/strong>\u003c/p>\u003cp>马保国今年69岁了。\u003c/p>\u003cp>查阅资料发现:50岁的时候,他去到英国陪孩子读书,因缺学费开始在当地开馆授徒。\u003c/p>\u003cp>短短一句话有两个信息点:\u003c/p>\u003cp>马保国有闯劲,知命之年还能勇敢清零,远渡重洋,开始新的人生;\u003c/p>\u003cp>马保国善于因地制宜,利用外国人对东方神秘文化的探求欲,自力更生。\u003c/p>\u003cp>马保国走好了开头,但终局方寸大乱。\u003c/p>\u003cp>试想,他如果以这段履历为纲,包装一段半百老者「输出中国传统文化」、使「中国武术英伦开枝散叶」的海外传奇故事,岂不正能量爆棚?\u003c/p>\u003cp>大师不是打打杀杀,大师是人情世故,大师是踏准步点。\u003c/p>\u003cp>\u003cstrong>六\u003c/strong>\u003c/p>\u003cp>可惜,马保国只是一介平民,有他的愚,有他的蠢。\u003c/p>\u003cp>平头百姓行到花甲之年,无端被网络众嘲,何以度余生?\u003c/p>\u003cp>吃吃喝喝,为儿女添份余荫罢了。\u003c/p>\u003cp>马保国在宣称退网后的第二天,就宣布加入某部大电影的拍摄。\u003c/p>\u003cp>这就对了,你不是大师,不要再僭越了。你现在是网红,网红不赚钱成何体统?便宜了那帮就马取材、收割流量的UP主了。\u003c/p>\u003cp>蔡徐坤、吴亦凡亦被众嘲过,现在,他们主动玩起了自己的黑梗。\u003c/p>\u003cp>你看,路都是一样的。\u003c/p>\u003cp>不被保护,那就赚点钱吧。\u003c/p>